观中国|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分工逻辑的变与不变

观中国|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分工逻辑的变与不变
导读:百年大变局、世纪大疫情、技术大变革和绿色大转型这四个基础性变量,对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分工逻辑将产生深刻影响。虽然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会发生一些重大变化,但世界经济发展格局的变革过程中,效率和成本导向、产业链垂直与水平分工、发展中国家的追赶和超越,这三方面并未改变。当前的时代特征可以用四个关键改变来定义:百年大变局、世纪大疫情、技术大变革、绿色大转型。这四个基础性变量对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分工逻辑将产生深刻影响,并将影响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的世界经济。“百年大变局”,即世界正面临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一段时间以来,全球经济格局正发生深刻变化。首先,新兴经济体、发展中经济体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快速增加。按购买力平价计算,2019年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占比接近60%。其次,非经济因素在全球产业分工、供应链体系中的影响在逐步上升,这一点在一些战略性、公共性和涉及国家安全的产业中体现得较为明显。再次,产业链分工的区域形态正发生变化,具体表现为分散化和多中心化。过去说到世界经济重心,常常提到北美、欧洲、亚太;而如今,多极化令传统大国与新兴经济体力量对比此消彼长,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分工的区域形态随之改变。此外,与经济格局的变化相一致,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上不同国别企业的重要性也随之发生变化,来自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的行业领先企业的影响力正逐步增加。图片来源:中国日报“世纪大疫情”,即从2020年起,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其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大型经济体对产业链供应链的自主、安全、可控或韧性的要求比过去进一步增加。二是产业分化进一步加深,战略性、公共性强的产业部门和市场化产业部门之间的区分增强。三是社会治理和疫情防控能力,成为决定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分工中的地位和吸引力的基础能力。“技术大变革”,特别是数字技术的发展,对产业链供应链分工产生了深远影响。数字技术与生产生活已经高度融合,增强了服务的可贸易性、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同时也会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分工中的比较优势产生影响。图片来源:中国日报在服务的可贸易性方面,数字技术对服务业的渗透逐步加深,数字贸易、数字服务已经成为服务贸易的新引擎。在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方面,数字化渗透加深,催生生产性互联网平台,可以通过智能化手段迅速恢复产业链稳定性。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分工中的比较优势方面,由于数字经济的快速增长,劳动力的重要性会相对下降,发达国家可以重新获得竞争力,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成本低的比较优势削弱,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中的劣势可能显现。“绿色大转型”,基于世界各国对气候变化的高度关注和产业发展的“绿色”共识,会令分工格局的成本结构发生显著变化。在碳达峰、碳中和的新发展语境下,未来企业的环境成本在总成本中的占比会大幅度提升。此外,绿色大转型将推动全球产业链向绿色、低碳、可循环方向发展。图片来源:中国日报虽然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会发生一些前所未有的重大变化,但在世界经济发展格局的变革过程中,仍有三方面并未改变。首先,效率和成本导向的分工逻辑不会变。虽然环境成本在增加,大数据等新生产要素的含量在增加,但是低成本永远都是竞争力的基础性决定因素。其次,全球产业链分工深化的大趋势不会变。新冠肺炎疫情和百年大变局会给全球的区域分工、次区域的分工带来改变,但是垂直分工(即经济技术发展水平相差较大的经济体之间的分工)和水平分工(即经济发展水平相同或接近的国家之间,在工业制成品生产上的分工)这两大方向没有改变,会在一定区域范围内形成新的垂直分工和水平分工。最后,发展中国家通过参与全球产业链实现发展的模式不会变。尽管数字技术会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低成本劳动力的竞争优势很难像过去一样发挥出来,但发展中国家只要重视新型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和人力资本投资,就能有机会实现追赶甚至超越。图片来源:中国日报创新能力是关键,而决定创新能力的因素最主要还是经济基础、制度环境和精神理念。经济基础方面,良好的经济发展水平、市场规模和完备的新型基础设施,可以让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快速地实现商业化和市场化。制度环境方面,要营造一个有利于创新的制度环境,一方面能在金融业、房地产和实体经济之间形成合理的报酬结构,让生产要素愿意去实体经济部门和创新领域;另一方面能激发企业的纵向流动性,有利于小企业成长为大企业,有利于创新企业不断涌现。精神理念方面,对于一个创新型经济体来说,一定要有追求卓越的工业精神和技术乐观主义,相信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越来越好的新技术。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本文英文版标题为 ‘Continued concatenation’责编 | 宋平 刘夏编辑 | 张钊

此条目发表在华体汇app手机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